當前位置:100EC>媒體評論>董毅智:眾籌商標類型是輕松籌商標糾紛產生的原因之一
董毅智:眾籌商標類型是輕松籌商標糾紛產生的原因之一
發布時間:2019年07月24日 15:06:32

(網經社訊)摘要:近日,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北京億達(上海)律師事務所律師董毅智在接受《中新經緯》記者采 訪時表示,如果二審敗訴,法院判決輕松籌公司侵犯商標權,肯定涉及改名問題。如果仍想繼續使用這個商標,也可以花錢買授權。

董毅智坦言,眾籌到底屬于商標中的哪類,它與互聯網行業與互聯網金融行業無法一一匹配,也是上述糾紛產生的原因之一。

董毅智表示,初創公司要加強商標意識,在進行商標注冊時,最好進行全品類的注冊,不要僅僅注冊自己所認為的經營范圍,雖然這樣費用較高,但實際上保護比較完整。

以下是報道原文全文:《商標官司接連敗訴!最近有點“愁”》

三場官司接連敗訴,輕松籌公司最近有點“愁”。
中國知識產權網,因“輕松籌”商標糾紛,北京輕松籌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下稱“輕松籌公司”)被上海追夢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下稱“追夢公司”)訴至法院。近日,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對該案作出一審判決,判令被告輕松籌公司停止侵權,賠償原告追夢公司經濟損失等共計58萬元。
在被訴的同時,輕松籌公司曾以“不正當競爭為由”將追夢公司起訴至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經過法院一審二審,均敗訴。

7月23日,輕松籌公司公關總監對中新經緯表示,針對“商標侵權”糾紛,輕松籌已經提起上訴,正在籌備二審材料。律師認為,若二審繼續敗訴,輕松籌公司或將不能再繼續使用“輕松籌”商標,如想繼續使用則需花錢購買授權。

01 因“輕松籌”三字被訴商標侵權

究竟是怎么回事呢?還要從2014年說起。

據中國知識產權網,追夢公司訴稱,2014年9月,公司推出一款基于微信社交圈的籌款工具“輕松籌”,具有較高知名度,并于2016年6月28日獲準在第35類、38類和42類商品上注冊“輕松籌”文字商標。然而,輕松籌公司未經許可擅自在其網站、微信公眾號“輕松籌”及安卓手機APP“輕松籌”上發布了大量眾籌項目信息,突出使用了“輕松籌”文字,該標識與原告商標相同,且其提供的服務屬于原告商標核定的服務范圍,容易造成公眾混淆,其行為構成侵權,故訴至法院,要求被告賠償經濟損失等共計2000萬元。

輕松籌公司辯稱,眾籌是一種融資、金融服務,其于2016年7月21日獲準在第36類金融服務類別上注冊“輕松籌”商標,并將該商標使用在金融服務上,不屬于原告商標核定使用服務范圍,故不構成侵權。此外,其經過大量使用,已與“輕松籌”建立了明確固定的聯系,而原告未在注冊的服務類別上使用涉案商標,故被告的行為不會與原告提供的服務產生混淆,不同意原告的訴請。

公開資料顯示,北京輕松籌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9月19日,注冊資本5000萬元,于亮為法定代表人。天眼查信息顯示,截至目前,輕松籌公司共完成4輪融資。其中,2017年5月12日,輕松籌公司獲得2800萬美元的C輪融資,投資方有IDG資本、騰訊、德同資本、同道資本等。

追夢公司法人代表向中新經緯介紹稱,由于2014年看到微信作為社交APP被越來越多人認可,所以該公司也推出了基于微信社交圈的籌款工具。中新經緯在微信搜索“輕松籌”發現,該公司已注冊名為“輕松籌愛心”的微信公眾號,不過該公眾號僅有11篇文章,每篇閱讀量都未過百。

其實,“輕松籌”商標使用的爭議由來已久。追夢公司法人代表稱,由于追夢公司和輕松籌公司有共同的投資方IDG資本,起初雙方也進行過協商,協商不成才上訴至法院。

此外,該法人代表還出示了“輕松籌”商標注冊證,2016年6月28日該公司成功注冊了與產品相關的第35類廣告銷售、第38類通訊服務、第42類科技服務類別;其中35類核定使用商品/服務項目為通過網站提供商業信息,在計算機檔案種進行數據檢索(替他人)。


微信圖片_20190724150111.jpg

▲追夢公司商標注冊證 來源:受訪者供圖

輕松籌公司公關總監向中新經緯出示了該公司“輕松籌”第35類、36類商標注冊證,其中35類的核定使用商品/服務項目為廣告、樣品散發、為零售目的在通訊媒體上展示商品、商業櫥窗布置、廣告設計、市場營銷、為商品和服務的買賣雙方提供在線市場等,注冊日期為2018年2月28日。36類核定使用商品/服務項目為金融評估(保險、銀行、不動產)、保險、資本投資、錢幣估價、不動產經紀、擔保、信托、金融服務等,注冊日期為2016年7月21日。


微信圖片_20190724150117.jpg

▲輕松籌公司商標注冊證 來源:受訪者供圖

對比不難發現,兩公司的商標注冊證在35類核定服務項目中的內容不同,且追夢公司的注冊日期早于輕松籌公司。

法院認為,被告輕松籌公司通過其經營的網站、微信公眾號及APP,為眾籌項目發起人公開發布包含商業類籌款項目在內的信息提供平臺,屬于原告涉案商標第35類核定服務項目中的“通過網站提供商業信息”服務,其行為容易造成相關公眾的混淆誤認,且已有證據證明相關主體對原被告雙方提供的服務實際產生了混淆。因此,被告的行為對原告構成侵權。

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據此作出一審判決,判令被告輕松籌公司停止侵權,賠償原告追夢公司經濟損失等共計58萬元,并在其網站上刊登聲明消除影響。

輕松籌公司公關總監對中新經緯表示,目前已經提起上訴,但是會尊重法院判決,積極執行最終判決結果。

02 輕松籌公司訴不正當競爭敗訴

事實上,與上述商標糾紛并行的還有另一起糾紛。在被追夢公司起訴后,2017年,輕松籌公司曾以“不正當競爭為由”將追夢公司起訴至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

輕松籌公司訴稱,追夢公司在微信平臺及推薦微信平臺的網頁中,擅自使用知名服務的特有名稱“輕松籌”并向用戶提供相關服務,造成了相關公眾對眾籌服務來源的混淆和誤認,削弱了公司的競爭優勢,追夢公司亦獲取了不正當利益,該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應當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追夢公司辨稱,輕松籌公司的證據不能證明“輕松籌”構成其知名服務的特有名稱;追夢公司使用“輕松籌”不會導致相關公眾對服務來源產生混淆和誤認,公司沒有主觀惡意,亦沒有獲得不正當利益;追夢公司擁有多個“輕松籌”商標,使用“輕松籌”字樣具有合理來源。

一審法院認為,輕松籌公司主張其早在2014年8月就使用“輕松籌”名稱,沒有事實依據,不予支持。從輕松籌公司與追夢公司使用“輕松籌”的時間來看,兩者大體在同一時間段使用“輕松籌”作為其眾籌服務的名稱,故輕松籌公司主張“輕松籌”名稱系其特有,現有證據不能支持。

法院一審判決,輕松籌公司主張上海追夢公司使用“輕松籌”服務名稱的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駁回原告輕松籌公司的全部訴訟請求。

而后,輕松籌公司上訴,二審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并由輕松籌公司承擔一審、二審受理費用。

微信圖片_20190724150120.jpg

▲輕松籌官網截圖


03 到底是誰的“輕松籌”?

“如果二審敗訴,法院判決輕松籌公司侵犯商標權,肯定涉及改名問題。”北京億達(上海)律師事務所董毅智律師對中新經緯表示,如果仍想繼續使用這個商標,也可以花錢買授權。

董毅智坦言,眾籌到底屬于商標中的哪類,它與互聯網行業與互聯網金融行業無法一一匹配,也是上述糾紛產生的原因之一。

一位知識產權從業人員告訴中新經緯,“知識產權的本質就是財產權,通過壟斷獲得利益,輕松籌的商標糾紛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后一個”。

中新經緯注意到,上述二審法院指出,無論追夢公司的初始及后續使用行為是否構成不正當競爭,雙方均在網絡眾籌服務上使用“輕松籌”,確有可能導致相關公眾對服務的來源產生混淆或者誤認。一方在“輕松籌”上投入的廣告宣傳,可能會為對方帶來經濟效益。一方“輕松籌”服務因違法行為或服務質量導致的負面評價,也可能給對方帶來經濟損失。此系部分創業者在創業之初商標意識薄弱所致,絕非偶然。

二審法院認為,如雙方行為長期并存,對相關公眾固然不利,于雙方當事人亦絕非益事。雙方均應充分重視可能產生的商業風險,善意協商,互相避讓。本院注意到,雙方均已在多個服務上申請注冊或獲準注冊含有“輕松籌”字樣的商標。如協商不成,雙方亦可通過商標法及其他法律途徑實質性解決爭議。

董毅智表示,初創公司要加強商標意識,在進行商標注冊時,最好進行全品類的注冊,不要僅僅注冊自己所認為的經營范圍,雖然這樣費用較高,但實際上保護比較完整。(來源:中新經緯 文/魏薇)

網經社“電融寶”平臺擁有的20000+天使投資人、VC/PE、產業資本等在內的投資者數據庫,是電商企業投融資的重要“智庫”與投資者之間的“橋梁”。融資顧問服務包括:項目主頁、項目診斷、項目包裝、投資人對接、項目宣傳、融資路演、社群對接、數據庫定向發送等。歡迎搶先發送商業計劃書,加入“雛鷹計劃”,成為首批“種子項目”。詳情咨詢:[email protected];微信:clt7513

平臺名稱
平臺回復率
回復時效性
用戶滿意度
王者捕鱼现金官网 各地小姐详细资料 广东快乐十分奖助手 一码中特规律 百宝电子图快乐十分 pk10全天计划数据 极速5分赛记录 云南彩票开奖查询 广西快3号码推荐 3d组三复式投注表 极速时彩个位杀号